摸鱼,我觉得我之前说的坑开都不会开了

快初春的雪还没消融,诸葛亮依旧在屋里燃着火盆取暖。
踏出门槛就能感到寒意,只是没有冬日那样刺骨。披上披风,对着合拢的手呵气,祈祷手不会被冻僵。诸葛亮叹口气,对着门口的那棵桂花树走去。
落下的花已经被雪埋住,只看的到些许痕迹。
他该起来了吧。
转头回屋一抬头却看见人已经站在了面前:“军师,早。”
“早。”诸葛亮踏进屋子,执起泡好的桂花茶倒个俩人份。
“花都落了吧,”赵云抿了口茶,“桂花?”
“年前的。”
“哦。”
赵云站起来,抱住眼前的小军师:“给我泡一辈子吧。”
“好。”诸葛亮应了,这原本就是他的意思。

“小亮亮!”门口传来刘备的声音。
诸葛亮脱出赵云的怀抱转身就出去开门,见到了刘备,和他的鸟:“早啊,主公。”
“主公,过来喝茶吧,年前的桂花,子龙也在里面。”诸葛亮笑着,对着刘备发出邀请。
刘备愣了会,叹口气,拍上诸葛亮的肩:“孔明,没有了,常山赵子龙早就去了。”
“你要……”
诸葛亮打断刘备的话,依旧是一副笑容:“说什么呢主公,他一直都在啊。”

那屋里,一桌,两椅,两盏茶,却独独没有诸葛亮口中的那个人。

评论
热度(9)

*求约稿!!!*救救孩子/进些杂七杂八的圈子吃些杂七杂八的CP